联系信息 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学术园地 > 正文

编辑实务|“互联网+”时代科技类版权编辑的职业素养探析


发布时间:2017/12/28 14:49:14 浏览次数:326


摘要:“互联网+”时代,出版业态融入了“信息运营、市场运作”等全新内涵,在新媒体背景下,文章结合图书版权的引进与输出工作,探析科技类图书版权编辑应具备的重要职业素养。
关键词:互联网+;版权编辑;策划选题;职业素养;走出去
  
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互联网+”模式对出版业以及各行业的影响日益深入,版权贸易已成为诸多出版社的一个重要板块,而大学社作为学术出版重镇,在版权的引进与输出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笔者作为一名从业近10年的版权编辑,结合“互联网+”时代下版权工作的新特点和科技类图书版权引进与输出工作,探讨从业者在新形势下所应具备的重要素养[1]。

1 “互联网+”时代对出版界及读者的影响
  在当今的“互联网+”时代,出版业增加了以“信息运营、市场运作”为核心的全新内涵,出版社更加重视信息的积累与推送,将文化的传承与服务融合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各家出版社都在努力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自上而下地进行供给侧改革。在最新公布的2016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中,信息运营领域的数字出版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对全行业营业收入增长贡献超过2/3,业态正在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积累。
  在信息洪流之下,读者的视野无疑更加开阔。新媒体的信息以其更新快、无所不包的特性博得了更多90后甚至00后的青睐。读者的阅读鉴赏水平也随之稳步提升。客观地讲,这对出版业是一个积极促进的正能量,“互联网+”时代的出版业将接受新时代读者的严格检验。

2 “互联网+”时代的科技图书出版现状

2.1 科技图书的特点以及发展趋势
  科技图书有其自身的性质要求、专业表达以及受众读者,从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我国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终端、云计算的时代背景下,科技信息传播的全球化趋势愈加明显,科技图书作为知识的载体流通性也在加强[2],我们不仅在引进大量的科技图书,也在积极推进实现科技图书“走出去”。

2.2 科技类版权图书趁势而为
  科技出版一直是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的立命之本,依托西安交通大学及所辐射的西安高校群,我社已经成功地将5本科技类专著输出到励讯集团(原爱思维尔集团)、施普林格·自然集团等国际知名出版集团。在科技类图书引进方面,我社先后5本书荣获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颁发的“引进版科技类优秀图书奖”。
  在自身努力发展的同时,我们也在向行业中的佼佼者学习,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的重点引进项目“科学文化译丛”今年在京首发,“大飞机出版工程”项目已成为中国图书“走出去”战略的重要成果。
  这些输出的优秀科技图书作品承载了科技出版为国家科技发展服务的梦想,依托大学,汇聚学者,传承文明,增加中国文化自信,科技出版正在为科技强国提供有力的文化支撑。

3 时代背景下科技版权编辑如何养成

3.1 前瞻意识
  策划选题是版权编辑的核心工作,是全程策划的出发点,毫不夸张地说,得优秀版权者得天下。而优秀的选题绝不是无水之源,版权编辑就是发现源头的那个探路人,所以自觉培养前瞻意识,提升对科技发展趋势的敏锐洞察力至关重要。
  科技出版的重要使命之一是走在国家乃至世界科技发展的前沿,真实表达日新月异的科技动态,成为科技创新的有力后盾,传播知识,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所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方向,也是策划编辑关注的焦点。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生物、新能源汽车、节能环保、新能源、数字创意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正在进一步发展壮大,毫无疑问这也是当前阶段的出版领域热点,我们有责任做好科技的支撑服务,优化出版供给结构。事实上,出版界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国家释放的战略性信息。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最新发布的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中可以看到,科技出版领域中,生物科学类、航空航天类的出版物种数增长最快,比如2015年生物科学类出版物种数比上年增长21%,总定价增长38%,而工业技术类、交通运输类的出版物种数下降最多,总定价降幅达6%,充分显示掌握国家发展战略、把握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要性[3]。
  我社3本书《纳米光子学》《医学纳米与纳米医学》《风能利用—理论、设计和应用》(第2版)也分别在近年获得“引进版科技类优秀图书奖”,这些都是编辑主动出击、树立前瞻意识、紧跟国家发展战略的最佳佐证。同期,我社也实现了版权输出,Thermo-fluidic Measurement Technique:An Introduction(《热流测量技术简介》)以及Intelligent Fault Diagnosis and Remaining Useful Life Prediction of Rotating Machinery(《旋转机械智能故障诊断与剩余寿命预测》)这两本书先后输出到励讯集团,Unified Strength Theory and Its Applications(Second Edition)(《强度理论新体系:理论、发展和应用(第2版))输出到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并且与德国德古意特出版社、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3.2 互联网思维
  美国《连线》杂志对新媒体的定义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传播。”这个观点深刻地指出了每个人都是信息源。2017年6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7)》着重指出了互联网与实体经济融合空间前景巨大[4]。
  版权编辑在密切关注国家的发展战略以外,还要在专业选题的选择方面多做功课,有意识地培养自身的互联网思维。比如,在版权引进方面的竞争,越来越多地表现为版权资源的竞争,拿到优质版权就等于成功了一大半。因此,针对市场的显性或潜在需求开发有潜质的选题,在广泛的出版资源中去粗取精,也成为版权编辑工作的第一要务。
  笔者最常访问的是科学网。该网站板块全面,宗旨就是构建全球华人科学社区,对编辑从宏观视角观察各学科领域的发展帮助很大。同时,各类权威机构的微信公众号也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读者第一时间就可以看到所关注领域的新闻动态或者专家声音。笔者常常造访的“中国人工智能学会”“机器人网”“统计之都”都汇聚了国内外该领域的第一手资料,笔者阅读后常常有拨云见日之感。此外,知乎是更加亲切、便捷的社区。在这里可以关注话题、学科大牛,看到他们走心且实用的回答,而且知乎的定位是国内最大的知识社区,支持知识碰撞,丰富了求知者的眼界和知识面,对把握行业信息大有裨益。比如,最近笔者看到一个帖子主要讨论机器人领域有哪些必读的书籍,其中给出了5本经典之作,里面有一本是我社已出版的《自主移动机器人导论》,甚是欣慰。还看到一本剑桥大学出版社即将出版的新书State Estimation for Robotics,查询后发现在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官网上还未挂出该书的信息。主要原因是博主认识作者,与作者有专业上的深度交流合作,第一时间把书讯发了出来。这条信息对于版权编辑非常重要,占得先机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在查阅了该书的主要内容及作者简介,并咨询相关专家后,大家一致认为这本书值得引进,现已取得该书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中文简体字版翻译版权,由博主主持的译者团队将把这本优秀的行业经典第一时间奉献给中国读者。所以充分利用新媒体,活跃互联网思维,往往会收获意料之中的惊喜。

3.3 沟通意识
  版权编辑不能局限于自身策划图书,还要服务于全社,在工作中沟通的广度、深度和针对性都值得版权编辑深入思考、继续拓展。

3.3.1 扩大沟通范围
  编辑的工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版权编辑更是如此,需要与社内编辑、设计、印制、营销、发行等各部门沟通,需要与作者和译者沟通,还需要与国外编辑沟通。面对众多沟通对象,如何利用有效的方式和技术解决每天遇到的问题,培养新的、更好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些都会对版权工作产生重要影响。
  从社内范围来说,版权编辑与总编办的功能类似,版权输出需要从全社选题中取材,举全社编辑之力,所以如何引导全社编辑从国际视野角度选取有意义的选题,组织材料,调动图书编辑的积极性,与大家拧成一股绳以顺利实现版权输出,这非常考验版权编辑的沟通意识和沟通水平。而在做版权引进,与具体项目的策划编辑沟通时,最基本的出发点是要站在项目策划编辑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以为项目编辑服务为宗旨,使图书利益最大化,尝试多次沟通,克服畏难情绪,找到满足项目编辑合理诉的国外出版社,利用自身的行业经验协助项目编辑谈成满意的引进条件,做好咨询、版税支付等保障工作。通过全流程的沟通,版权编辑不断总结沟通的方式方法,甘为人梯,以项目编辑顺利实现版权引进为目的,将版权引进工作不断向前推进。
  再从社外范围来说,版权输出或引进都要与作译者、国外编辑形成三方沟通。版权编辑作为中间一极,工作中尤其要加强主动性、积极性,避免各方走弯路。特别是在版权输出或合作出版时,根据国外编辑提出的交稿要求,我们会与作者多次沟通,不放过任何细节,尤其在索引、参考文献这些极易出差错的地方,帮助作者把关,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作者交稿后稿件被退回大改的难堪后果[5]。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像施普林格·自然集团这样的大型国外出版机构,他们对初稿的要求很严格,在合同里已经载明:对于初稿,出版方不进行正式的文字编辑。如果他们发现有语言方面的错误,他们会责成中方联系作者进行修改;若修改后的版本仍然达不到国外机构的出版要求,他们将直接退稿。所以我们一般都会向老师说明版权输出与国内出版的区别,做好写作心态和扎实写作两方面的准备,就这几次版权输出的完成情况看,充分沟通收到了良好的预期效果。

3.3.2 加强沟通深度
  传统编辑很早就被定位为为他人做嫁衣裳,随着科技的变化,这一工作模式也渐渐被颠覆。我们与作者的沟通不再停留于简单询问、编稿退改的工作模式,而是要发挥编辑的主动沟通能力,积极参与到作译者写作过程中,从出版人的角度发挥创新精神,体现科技编辑的专业素养。
  在当下的新媒体时代,年轻的译者向笔者介绍了他们正在使用的github网站。github是一个程序员众所周知的网站,通过学习了解到这是一个著名的版本控制系统,不仅仅是程序代码、文档,包括word的更改也能够记录下来。所以现在译稿开工后,译者团队会告诉笔者他们的译稿站点,然后笔者就可以随时关注稿子进度以及修改状态。这样不仅减少了无效打扰,而且也可以把编辑的创意和修改版本上载,提前进入编辑状态,参与到书稿的生成过程中,实现有效沟通,使出版物在生成过程中就植入了编辑工作的主动性与创造性。所以说只要版权编辑保持学习的心态,在“互联网+”时代可以做得更多。

3.3.3 明确沟通针对性
  在版权输出过程中,最艰难的当属确定交易对象的阶段。正可谓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版权编辑在本社的图书选题确定后,就要有针对性地锁定交易对象了。客观地讲,中小型出版社的版权编辑走出国门参加国际书展的机会真的太少,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如何开展版权工作,帮我们的图书找到它的心仪买家,有针对性地与国外出版社对话沟通至关重要。笔者就是利用国内重要的北京国际书展实现针对性沟通的。书展前,笔者会在所在的理工分社范围内组织一次科技类选题推荐动员会,组织优秀的有输出意向的选题,分门别类做好英文版的内容简介、作者简介以及简要英文样章。在书展上,根据各家科技出版单位以及大学出版社的强势学科,锁定该类图书的国外重点推荐单位,向国外出版机构介绍图书的销售情况、专家评价和读者反馈,帮助对方全方位地了解我们的优秀图书,有的放矢地顺利实现科技图书的版权输出。推而广之,在全社范围内,我们也是按照此模式有针对性地开展沟通工作,通过有针对性的沟通,增强对方的引进信心,顺利实现输出。

3.4 责任意识
  版权图书在制作以及出版后有许多区别于本版书的地方,这些都是我们要格外注意的地方,加强责任心关乎每一本版权书的顺利完成。
  就版权引进的图书来讲,国外出版机构对其图书在国内引进版本的出版形式有比较严格的要求,在顺利签约后,我们还需要严谨地按照合同要求执行出版流程。版权编辑要把握的几个关键点分别是封面、版权页设计以及版权支付。封面和版权页都属于制作流程,笔者通过数十年的工作摸索,总结出以下几个需要格外关注的地方:封面上英文标识的位置、书名和国外作者名的拼写、防伪标签的粘贴,国内封面的设计与原版书的关系、版权页应标识的版权所有文字、版权登记号,等等。以上所列项目,在出版前,工作无疑是琐碎的,都需要版权编辑有责任意识地做好每个关键点的核查,否则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严重损失。
  例如,每家出版机构对封面设计的要求都不尽相同,有的出版社在合同中就明文写出国内版本的封面设计不能套用国外版本的封面,要另行设计。如果策划编辑想当然地套用了该书的原版封面,又没有及时发现,必将给出版社带来重要的经济损失,也使合作的美誉度下降,对今后继续开展版权贸易工作都会雪上加霜。因此,在处理类似问题时,版权编辑正确的做法是在出版前全面阅读图书出版合同,按要求办事,落实每一个细节,认真核对原版书书名和作者名,使版权页、封面、扉页上重复出现的信息保持一致,时刻牢记责任完成版权图书的出版。
  图书出版尾声,除去与本版书一样向译者支付稿酬以外,版权图书还有版权使用费需要向国外出版机构做最终结算。这个国外一般不会催促,而是要靠编辑的自我责任意识去及时完成,长期良好的付款记录是国外机构考察国内出版社的重要指标之一。需要说明的是,支付境外版权使用费,还牵扯到代国外机构代缴代扣所得税。陕西省的国地税报税系统只在每月上旬接受报税,所以编辑按时递交报税材料也需要极强的责任心,这样才能在国外出版机构规定的时间截点内完成版税支付。

  “互联网+”时代,图书的版权贸易是一项系统工程,也在时刻鞭策版权编辑朝着系统性人才的方向发展,尊崇科技、引领科技前沿潮流,在工作中自觉培养政治素质、外语能力、创新意识,多学多看多用心。版权编辑正是在实践的打磨中越战越勇,成为观大局、懂策划、能组稿、会审稿、有审美、玩营销的复合型人才,以适应时代之需。

参考文献
[1] 张自然,孙宇.“互联网+”时代策划编辑角色再定位与素质能力分析[J].科技与出版,2016(5):56-58.
[2] 孔庆勇,韩继伟,姚硕.加强科技工作是我国科技发展的有力支撑[J].编辑出版,2017(1):39-41.
[3] 2015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EB/OL].[2016-08-09]http://www.sapprft.gov.cn/sapprft/govpublic/6676.shtml.
[4] 唐绪军.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7)[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
[5] 王秋艳.出版走出去打好六张牌[J].中国出版,2014(5):6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