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信息 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学术园地 > 正文

2017十大撤稿事件


发布时间:2018/1/11 14:54:03 浏览次数:326


  2017年最后一次推文,感谢大家长期以来对本公众号的支持,当初团队小伙伴克服困难,将公众号从无到有到不断壮大。2018年在大家支持下,我们会积极探索新模式,做好订阅号。
  那么,你的2017年又是怎么渡过的呢?年前规划的事项是否都如计划按时完成了,读了几本书,出了几项成果,掌握哪些新技能?愿大家在2018年做好新规划,昂首起航……
  另本公众号面向广大科研群友征文了,征文主题范围方式见文末。 2017已近尾声,根据RetractionWatch的“撤稿数据库”显示,全库近16000条记录中,本年度占了1000多条。而MEDLINE统计的2016年撤稿数是650篇。以下是本年度最值得关注的十大撤稿事件,排名不分先后。

  【2】康奈尔大学的食品科学家 Brain Wansink 今年遭遇了13次修正和5次撤稿,其中有一篇还被撤稿两次——修回稿也被撤稿)。自有人开始质疑他2016年底发表的论文之后,问题就越来越多。尽管康奈尔大学一开始声称这些只是错误而非学术不端,但最近校方还是开始重启调查。
  【3】一篇研究疫苗与孤独症(及其他神经发育疾病)的文章发了两遍——先是从2016年的 Frontiers系列期刊撤稿,后又发表在2017年5月的 the 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Science上,一天后再次撤稿。奇怪的是,文章电子版又再次出现在网上,我们询问了杂志社,但对方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4】整个编委集体离职是怎样一种体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做出了回答。今年11月,由于不满大公司发表学术文章越来越容易,整个编委会集体辞职。最令他们担忧的是,一位对公司赞助类文章非常严格的编辑所写的文章被无故撤回(几乎没有解释)。
  【5】两位来自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科研人员 Peter Ekl?v 和 Oona L?nnstedt 于2016年在 Science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幼鱼食用一点点塑料就会生病,引起了环境学家的注意。文章随即招来了吐槽,结果——批评者是对的。这篇被审稿团队认定是“前所未见的卓越文章”最终于今年5月被撤稿。乌普萨拉大学最初没有发现学术不端的证据,但到了12月,学校发现 L?nnstedt 编造了实验结果。
  【6】大多数小鼠看起来长得差不多,不过,对科学家来说,小鼠基因的差异才是最重要的。今年7月,美国范德堡大学的 Maureen Gannon 和 Raymond Pasek 撤回了一篇2016年发表的文章,因为他们用错了转基因小鼠。尽管二位的工作几乎被这一错误“摧毁”了,他们还是坚持纠正错误。“毕竟,”他们说,“已发表的科研成果应该对得起科学共同体和公众的信任。”
  【7】既非科研人员亦非泌尿科医生的 John McCool 接收到来自 the Urology &Nephrology Open Access Journal 的投稿邀请,作为一个高自尊的宋飞粉(注:见美剧《宋飞正传》Seinfeld),他提交了一篇布满了宋飞梗的假文章。文章报告了一种名为“uromycitisis” 的泌尿疾病的案例——当然,病名是虚构的,也来自这部剧,署名是三个剧中人物的名字。提交不到一小时,McCool 竟然被告知文章已经接收了!接下来,这本期刊要求他支付799美元(含税)来发表文章。McCool 当然没付钱,可文章仍然被在线发表了。最后,McCool 投稿给 The Scientist,讲述了这次诈骗经历。
  【8】“绝对令人尴尬。”来自哈佛大学的诺奖得主 Jack Szostak 如此描述撤稿的感受。因实验室成员无法重复自己的实验结果,Szostak 撤回了去年12月发表于 Nature Chemistry 的文章,团队认为这是一次实验错误。(详见BioArt报道 诺奖得主Jack Szostak主动撤稿两篇论文为哪般?丨特别关注)Szostak 并非今年唯一撤稿的诺奖得主——10月,Science 撤回了一篇 Bruce Beutler(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于2014年发表的文章,也是因为实验结果无法重复。(详见BioArt报道 诺奖得主Science论文遭撤稿——涉及多位华人科学家丨特别关注)
  【9】今年5月,以色列魏兹曼科学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学家 Rony Seger 一天之内遭受了9篇撤稿,均来自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撤稿原因为图片造假。这位已有11次撤稿经历的科学家正接受研究所的调查,同时被禁止带学生。
  【10】“嘣!爆头!” 2012年一篇关于暴力电玩的文章争议很大,今年因为数据不规范而遭遇撤稿。文章作者是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团队,他们声称玩过第一视角射击游戏的人射击水平会提高。2015年,他们的数据遭到了两位心理学家的质疑。由于作者无法提供原始数据,Communication Research 决定撤回该论文,一位合著者因此被俄亥俄州剥夺了博士学位。
参考文献:https://www.the-scientist.com/?articles.view/articleNo/51195/title/Top-10-Retractions-of-2017
翻译来源:http://www.damor.cn/article/946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
声明:本网站为非盈利网站,大多信息来源于网友推荐。如果作者或其他版权所有人认为违反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